调皮王子

高中狗, 正努力考好大学, 努力学好英语。
萌的cp有Spideypool/安蚁安/SDS/destiel/SDC/EC/狼队狼/Stucky/冬叉冬/Fassavory/J2/Johnlock/Mystrade/Sheriarty/AMA/spirk基本上就是这些。
其实认认真真地看剧(电影)就是吃安利的最简方法呢。原谅我看剧少,慢补中。萌的都是互攻,不黑不掐,安利通吃。

图一我画的水哥运动会那天的短袖,后面都是周五晚上和元芳的聊天。

关于我们班的男生(三)

2017年5月2日 星期二 阴

上午第三节数学课,老师叫学生上去做题。元芳:“叫水哥呀,水哥上次没做。”水哥扭过头去看他(有点惊讶/懵逼?)然后扭回来,嘴里咬着笔盖笑,牙尖明显,很可爱。

下午第一节地理课,水哥同桌X同学摸水哥腿摸了大半节课,期间水哥骂“色狗”,发出一些抽着气的呻吟并摸了回去。我几次回头都看到他们的手是交叉的。

体育课下课,水哥在洗脸洗手,从背后看到他把校服外套夹在腿间,脊椎明显。下节音乐课预备铃响后,我给水哥曲奇。他之前是蹲着笑的,我叫住他时收了笑容问:“这是什么?”并接过去看了眼,他的指尖碰到了我的。(我记得上次给酥糖的时候好像也碰到了)干燥,有一些温度。我没什么感觉。

上礼拜五英语周考,W同学(混欧美圈主歌方面的女生,我挺喜欢她)请假没考。水哥123.5全班第一,我122.5班级第二。跟水哥说的时候,水哥一脸懵逼,元芳反应过来祝贺他,然后在水哥后面贴着他,到楼梯并排走,元芳说了什么,水哥笑了。

我现在可以直视水哥而不虚了,他眨着眼睛(仰头)的时候真好看啊QAQ




2017年5月3日 星期三 多云

早上大课间排队下去的时候,水哥被(跳大绳的绳子)绑着,元芳在后面拉着他,终于(快到操场上时)解开了。水哥拉开外套拉链,骂“死鬼”(很轻)并跳上元芳后背,元芳扶了一下他的腿,水哥就跳下来了。

练同心鼓时,我拿了最短的那根绳。我左手边是水哥和元芳(近),水哥的绳屡次松掉,于是元芳:“水哥你怎么又松了”——“我哪里松了...好好,我紧” “你看我一紧就不行了”然后遭到我们的嘲讽。

课间,水哥被元芳控住头,整个人快拖到地上,嵇康来抬起了水哥的腿(从我的角度能看到水哥的表情),姿势很经典。还有第一节下课(他们是物理课)看他们从楼梯走下去边讨论题目。到座位上(站着弯腰),水哥左手搭元芳的背,元芳讲“这里射进来,这里射出去”......

英语课讲(上周周考的卷子)阅读理解,“教育更注重女孩因为女孩子do better”。水哥:“瞎说,元芳成绩多好。”之后水哥问“conform”的意思,我们回“前面第一段第三行('conform'(符合))” 水哥:“我早就看到了,我讨厌他嘛,男孩子喜欢.....”实际上是水哥不知道,问元芳,元芳也不知道。
水哥讪笑。还有大爷(因为钱包里都是百元大钞所以叫大爷的男生)说:“我想起来水哥过山车都不敢坐。”我们:“哎~——”

元芳是有摸(挑)男生下巴的动作。(上周水哥穿灰色短袖时)看到过元芳有摸水哥下巴的动作,水哥没有反应。

午修下课,水哥(因为什么有点气恼)从背后抱住元芳,右手环他的胸,被挣脱了。

看团员证,水哥的照片大概是小学的,下巴很尖,还秃。看过的人都笑了。水哥:“别看!会暴露我入团的年龄!(看到我们笑)我是最年轻入团的!”笑抽hhhh

最后一节体活课篮球比赛,水哥表现得很好,传了几次球,投进了两个。结束后去旁边横廊上安静地找外套然后穿起来。他就站在那儿,跑起来,可爱的气息就呼之欲出了。篮球服上的号码是自选的,大爷是“0”,水哥是“88”(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元芳叫儿子叫太久了hhhh)。

我们班男生除了两个胖子,其他的腿都真他妈的细啊QAQ,要不就是白或者匀称。

晚自修第二节下课,水哥蹲在书包前摸零钱,(大概是被我盯得发毛,抬眼看了眼又低头了)我看到他圆润白净的膝盖。
他拿到冰淇淋(海盐味)在座位上一口一口咬着,每一口都不算大也不算小。
啊,他怎么那么可爱啊QAQ又想到那篇车,换做是现在的我,怎么舍得,怎么舍得QAQ
还有快上课时和女生的谈论,好自然好舒服。大爷压他身上,水哥就把剩下的冰淇淋都塞嘴里了。

PS:上周不知道什么时候(大课间?),嵇康把后排柜子上放图钉的盒子碰倒了,然后水哥和嵇康蹲地上捡。元芳倚在窗边:“两个大男人干细活。”水哥抬头:“都是你!”元芳:“啊不是我。”

第三节快下课时,水哥坐在位子上,篮球服裤子滑到大腿,非常干净prpr.

今天地理课水哥把五个塑料凳叠一起坐,(比桌子)高出来一截hhh.




2017年5月4日 星期四 多云


上午第四节地理课,水哥和同桌X同学依旧摸来摸去的。水哥:“你还要玩几天啊。”老师叫水哥起来回答问题“xxx,半站不站的那就站起来回答一下。”水哥赶紧把塑料凳子拿下来一个说:“我现在坐着了,老师。” “来起来回答一下。”hhhh.水哥趴在桌子上,X同学摸他腿。水哥之前摸回去的时候,X同学右手边的女生(在教室里坐我右桌)说:“ X同学说'我在忍。' ”hhhh

中午十二点快四十的时候元芳回教室(还早些),那一块有讲话(笑)的声音,我看过去,倪倪(这是我班一位胖胖的男生的昵称)看向我(元芳的表情我没在意),水哥刚好趴着(向左)转向右边抬头看了我一眼。这确确实实是看到我了,我......?

下午地理周考前我走在男生后面,快到教室时水哥忽然回头,看到是我又转回去了。我只反应过来笑笑然后收敛了笑容。地理考试我坐在水哥后面(大概是因为学考调座位回来那晚水哥坐我后面,所以这次有机会我愿意坐他后面,又其实每次地理课水哥都坐我后面)。
他和陈L(声音有点娘但很不错的男生,他和大爷还有嵇康都和水哥在一起玩)讨论题目。水哥的腿是张开的。

我认识到水哥没有我想的那么小只(可爱),他再怎么说也是介于男孩和男人之间的一七五的汉子。于是有些失落,但是我期望太高。

晚自修课间J同学坐在S同学腿上(两个女生)总结水哥和X同学“拉拉小手,摸摸腿,拔拔腿毛,表情还贼享受。”起因是水哥表示J同学的姿势怎么好意思说他,然后无力反驳hhhh

上午第二节生物课,班主任波波(女老师,我觉得她超好)第二次提到“男性的肝脏和大肠都有怀孕的可能。”后排老司机们“嘿嘿嘿”,水哥 呆滞.jpg,元芳 笑.gif。我瞥过去时元芳看了我一眼。

PS:水哥站在滑板上,陈L靠着他,右手从他左上臂摸到手腕。地理课X同学抓着水哥右手腕,水哥挣着直到近乎握手然后松开。




2017年5月5日 星期五 晴、多云 【运动会】


今天校内春季全员运动会。旋风接力的时候(障碍)杆倒了,水哥跑回去时一个女同学已经冲过去扶好了,于是再跑回来继续。

水哥里面穿了绿蓝白(主色白)的短袖,袖子是绿色加白边,领子至纽扣包括(伪)领巾是蓝黑的加白边。看拔河决赛的时候,水哥站在远处咬唇、笑,好可爱啊,肝。

午修水哥穿着短袖,金老师(物理老师【教水哥和元芳他们】兼年级长):“xxx,你怎么不穿衣服啊?”我们回过头去看他,水哥:“我穿了啊。”然后作势拿外套,等金老师和波波走后把外套摊在桌子上当枕头。动作是趴在上面,安静。

下午水哥踢毽子稳得一批,元芳划水。然后元芳抱住水哥(左腿搭到他腿上)在地上滚来滚去,水哥起来一次被抱回去继续滚。我听到女生说“啊,看不下去了,但还是想看”.....hhhh

三点钟开始和其他有一个学校篮球赛,水哥和陈L站在一起看。集合时水哥把一直披在肩上的校服袖子咬住了走回座位的。坐着的时候我瞟了眼,水哥的裤脚是卷起来的,脚踝和后脚跟上面(不知为啥)粉粉的。

回教室时水哥拿了一把凳子(对陈L)说:“我帮你拿了一把,那我的呢?”大爷:“椅子我帮你拿回来了。”水哥:“(哇拿回来啦...)大爷我爱死你了。”倪倪:“哇好恶心。”大爷:“我也爱你哦。”

快放学时水哥悄咪咪套了元芳开幕式(主持)穿的黑色外套。一开始只戴帽子,帽沿过眼睛,然后努力套袖子套不进去,再终于穿好遮上帽子。我们说站起来看看嘛,“可以。有点非。”然后水哥又脱了乖乖放好。

PS:看到同心鼓的照片了,终于有正脸了,开心!





私心打了tag。因为有一次写“水哥”写成“水芳”,索性就叫他们“水芳”了hhhh
最后,感谢你看到这里,本周的日记我终于整理完了。(◦˙▽˙◦)♡

关于我们班的男生(二)

2017年4月28日  星期五   晴


这周开始那会儿有一次中/晚饭,我刚盛到菜,水哥从右边迎面走过来,我让了一下,他走过去了。我见到过两三次水哥吃完饭走出去,有一次是和两个男生一起,水池边洗完筷子,水哥回头等一个男生走上来再一起走回教室。不知为什么我觉得这个动作很戳。

周五早上大课间练同心鼓的活动我站在元芳和水哥中间,先是元芳在左,后来是水哥在左。这走位我相当开心啊,头一次离他们那么近QAQ

这周班里有女生用英语报纸做仙女棒,但我更喜欢一个女孩子的紫色“基佬棒”。周五中午水哥只穿了一件灰色短袖,露出了一点锁骨,很白。发作业的动作也超轻柔超灵活。

午自修下课,元芳和水哥各拿粉色和蓝色的仙女棒(女生做的)击打,然后都放下了。我拿着那个女孩子的“基佬棒”说:“要不要试试这个,基佬棒。变基佬!”旁边一女生说“变基佬!”

水哥(简直超配合的啊):“好,变基佬”便扑向了元芳,元芳把手伸进了水哥灰色短袖的领子,两人扑倒在地。贴着墙,元芳侧着身,水哥背朝上,手脚纠缠在一起。一女生说:“快拍照啊!”n次之后水哥挣扎着抬身,元芳起来了。啊,水哥露出了红色的皮带和没固定好的一截以及后腰的一部分。美好的肉体prprpr。女孩子的“基佬棒”非常好使hhh留在我的柜子里,下次再使。

还有一个很帅的是周五下午第二节地理课,老师给水哥一个机会,(报选择题答案)全对就免两千字抄写(迟到等罚的)。水哥报到最后一个时说“这下两千字该没了吧”,然后全对。全班哗然,我忍不住鼓掌,服气,那次作业选择题我错了两道。

这周三(4月26号)是水哥生日,当晚我才想起来,然后想着画点什么,今天画出来了,就算迟到的生贺吧QAQ我想说的都在图里了。已经迟了但我想画便画了,祝他开心,以及他确实非常可爱。

总感觉图二比图一构图好看一些,涂色的时候我自己都忍不住吐槽“小学生涂鸦,迷之红绿灯配色”。
后两张为我和元芳聊天,元芳告诉我的东西。我真的超开心啊QAQ

然后算了一下时间,到这周三是进小律师群整两个月,距上次的小黄文是整一个月。

(截图为我的说说)我要重操旧业写日常了。实在太甜了啊QAQ
腹黑攻和傲娇受。这里的傲娇受就是我前篇开过车的那个男孩子的原型,腹黑攻是声音很好听的一个男孩子,姑且算是他同桌。

关于我们班一个超可爱超级gay的男孩子的车。我已经获得了以他为原型写文的许可。

“我”不代表作者,但反应了作者的一部分情感,也可以拉近和读者的距离。请把你认为合适的形象代入“我”,方便营造氛围。

图一为我画的画,与本文无关,图二是男孩子的图,然后是三张车,开了两个小时左右。

祝观看愉快!请乘客做好准备,系好安全带!写这车我脑了两天,脑内各种刺激和不可描述,我好罪恶。

写了一点糖。图一是在学校里想到小律师们可爱极了忍不住脑的场景,大概是在那家餐馆吃完饭回家。图二是根据阿邪关于两人幼年的描述写的。 @你有本事开脑洞你有本事填坑啊 以及我个人是吃互攻的,所以并没有什么很明显的倾向。

Bashlin关系分析

根据阿邪的《From Time To Time》中描述的两人的学生时代做了一些两人关系的猜测,没有根据。 @你有本事开脑洞你有本事填坑啊

想念小律师们。如果肉,大概会是两个老司机相互切磋技艺。

Jared不是傲娇,他可能只是不想在公共场合(人多)表明自己的心意,那个餐馆可以是个不错的选择,而且两人都熟悉。对于(稍显)亲密的动作(和表示),Jared也没有抗拒,他足够聪明以至于将感情控制在“非常好的好哥们和最好最亲密的朋友”之间,绝无逾越之举。这也能将PJ两人的关系局限/停留在“dearest brothers and friends”(心安理得)而不会失望。

Jared对Peter有很强的依赖性,确切来说是“心灵上”的,因为幼年时期父亲不负责任的行为迫使他转向竹马(Peter),将一部分情感寄托于Peter一家。好在Peter妈妈对(孩提时的)PJ非常关爱,Jared也得以坚强、健康成长,并且能与Peter成为同事、搭档,真是Jared生命中的一大闪光处。
相比之下,Peter对Jared的依赖只是“精神上”的,他们彼此都是最了解的,最亲密的存在。Peter作为一位挚友,理解Jared的境遇,帮助他将未能如愿成为医生反而去了最讨厌的地方——“法学院”的痛苦减到最低,成为搭档互相鼓励、共同进步,已经做的非常出色了。他对Jared的情感正如Jared对他的一样,维持现状。

如果没有谁先挑明“更进一步”的想法,大概会“差强人意”到成为最亲密又最不可能成为“life partner”的状态。但两人都非常珍重这份友谊,所以不会轻易尝试。如果有一个契机,而那时两人的感情都足够深厚以阻挡冲击,也都做好了身体和心理上的准备,便有希望,或者说极有可能乐观的步入一个“新阶段”。而又鉴于PJ两人的职业比较稳定,不会经历大风大浪,除了“日久生情”和“奇迹出现”大概别无他法。

还是非常喜欢他们,认清现状和未来发展以后,心里没有太多变化,希望能看到/创造那个契机,看看两人会有什么有趣的反应和进展。但不是“表明心态”就会进去“恋人”状态,毕竟这中间的差距还是有点大,需要消化和适应。

Hail Bashlin! They are waiting for each other. They worth it, and they always have been.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7.3.8

炖肉练习(二)【微贾尼】

算是老刀了,留个档。那会儿美队三,吃刀吐刀。去年十一月在纸上写完,中间跨度一两个月,再到文档。
因Lof一直被和谐,终于想起来发长微博,然后又记起来放微博链接。

肉夹刀夹屎预警!!有OOC,触雷致歉。

链接需要复制打开,手机没法用直接的链接致歉,或者去我微博看也行,有贾球的那个长微博就是了,ID:调皮王子15

http://weibo.com/ttarticle/p/show?id=2309404046169553675133 或者 http://m.weibo.cn/3679686004/4046169556947020

刚翻了翻舍不得删的一位淡圈了的太太的微博。那个太太原先画画的,我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搜了狼队,还好她没删原先的微博。已经物非人非了,狼叔和麦登登小队,看着评论我想哭。
还没好好的过就要结束了吗QAQ

配合想起来的一句歌词“很久以前如果我们爱下去,会怎样......地久天长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