调皮王子

后者前进不需要掌声。
互攻博爱杂食虐党

你一定很难过吧

 前言:一个小故事。

        我有一个叫小莲的朋友。她很好看,是那种不用P图就知道的漂亮。

        我们是在学校里碰见的,平日里没有过多关注,但她一直在那里,微笑的,难过的,悲伤的。她有一个一直找她玩的朋友,聊天逛街。她不是那种老师会喜欢的好学生,正相反,她的名字经常出现在公布栏末尾,但她也不调皮,只是彷徨着,希冀着。后来我知道她想走美术的路,又时时见她走神。我记得她摊开画纸问我这样好不好的神情,记得她面对自己录的动图时的羞涩笑容,记得她告诉我喜欢的事物时的欢快神情。

        某一天傍晚,她沉默地跟在我身后,我听见压抑的喘气,扭头看见她满是泪痕的脸。她说“小天,我想死。”我惊讶了几秒反应过来原来她不像看起来那么快乐。于是我说了诸如“你看,这世界这么残酷,可是活着才有希望,才能看到美好的东西,何不继续努力看看呢?”的话,她沉默着做出了自己的决定。

        后来我们毕业了,大家都作鸟兽状散去。我私聊问过她怎么重新找寻到希望成为现在这样自立自强的模样,她说谢谢你,有这样一个默默陪伴在身边的朋友很安心。我也谢谢她,然后永远记得那一瞬间的感受,好像有一股温流终于回到心房,注入了无惧的力量。

        那之后该有十几年没见了吧?最初两年我会偷偷地留下她在空间发的图,提醒自己我曾温暖过这样一颗心,后来便只是听到她的名字兀自微笑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 可是你一定很难过吧?

        我终于哭出来,没有仰天蓄势,泪只是那么流着。我想念她。

        “你一定很难过吧?”为什么当初的我没有说出这句话呢?因为我没有勇气,不能承担责任,抑或只是阴差阳错?我不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 可是,你一定很难过吧?

幽灵船

猝不及防吃了一口我嗑过的水哥和元芳的糖,流泪了。班群里水哥说“祝大家新年快乐呀”元芳回“你快乐对我而言就足够了”。我还在班群相册里看到了珍宝,我对那个场景有印象的啊!流泪了流泪了靠啊还有他们一直一直的巨轮,我不要上幽灵船啊!刚想整理相册发现我某一天已经把水芳水的相册删了,所有所有那些都成过往,独独剩这新收的一张。我还没舍得删过去的那些文字,我真的想未来重温好好写一写的啊。绝美友情了!

【再过四年】类似爱情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菲娅当初说什么来着,“你小心被他骗”。可小心的事谁算的好呢?他记得他前两次会见青年的小鹿乱撞,记得他们相处时的轻松释然。他记得他低下头的温柔蔓延,记得十指相握沿河畔漫步的恬静,可一切终究是谎言。

        大卫颤动着濡湿的眼睫,搭在鼻尖的手冰冷。回忆一遍又一遍地割开饱满的心房注入无声的绝望。他已不再年轻。跟随他多年的人们大多散去了,只留下仍相信他的左膀右臂。他亲手将自己推向了孤独终老的深渊,并且觉得这样兴许也还不错。

        起初他还能躺在沙发上关注时事,后来便丧失了看已是党.书.记的青年在台上神采奕奕的勇气。他前途无量,可他已不复期望。有几次,青年的目光无意的透过摄像头,漫过屏幕,直直的刺进大卫的身体,他下意识地避让,然后僵在原地苦笑。大卫真庆幸他们不必再会,即便按照先前的身份两人本应针锋相对。他笃定自己无法承受青年的视线,那太疼了,疼得他浑身发麻,精神放空,久久不能平复。

        日子久了,他便将这些过去的残骸收拾干净倒进地下室,然后锁上门,对自己发誓再也不提。早些时候菲娅还会替他加油打气,“亲爱的,管他是什么。看在爱情无可救药的份上,把他追回来!”后来便是安抚的拥抱,“你知道的,我们是团队,一直都是。你现在有大把时间学习去做点新的什么了,开始改变自己吧。”大卫回了一个拥抱。

        地球不会为了一个人停转。生活就这样继续下去了,偶有波澜,但更多的是令人窒息的无边的平静。某个晴朗的午后,大卫第几百次放起拉塔塔的歌,一个意识轻轻地飘过脑海,“这便是离开马丁的第一个不再难过的日子了。哈,一个新的第一次”。

        可暧昧上头那几秒,像极了爱情。




ps:这便是我所设想的现实结局了,两人就这样回到了各自的轨道,继续过完后半生。

        写在前面的话:很久以前看到存的文手自虐十题,侵删致歉。目前只尝试了一篇,更多的是引发了许多思考。所有题的背后可能是多个独立抑或互相联系的世界。
今后会继续补充内容,期待各位的思考。

◆第七题◆       世界观:如果向喜欢的人表露情感自身就会情感丧失。        



        艾丽沉默的坐在床脚,她不敢说,不能说,可那份饱胀感即将撑破。她像穷途末路般掩面哭泣。泪水沾湿了眼睫,兴奋刺穿了胸口,没有什么比想得而不能得的等待更令人痛楚了。风卷起鹅黄色的窗帘,铃兰叶自由舒展,棕长发的主人缓缓起身踱至窗边掀开布帘。阳光倾泻而入,打在她白里透红的脸庞上。她喃喃道,“克林”,然后微笑,“克林”。她深吸一口气,将头探出窗外叫喊“克林——我......”有什么如芒在背,艾丽情不自禁的瑟缩起来,扭曲的蹲下身抱头做出痛哭的姿势,可泪已凝固在眼底。她再也没法表达任何情感了。春风拂过少女柔软的发丝,世间又多了一位冷漠之人。

        当人们在黑暗中时,我们在做些什么呢?

        克林凝视着微弱的灯火,思绪飘向远处的森林,那里有他的童年、青年、壮年,如今便是他的老年。他记得有这样一个姑娘,在冬日里仰着红扑扑的脸冲他问好,他嗅到身上快乐的芬芳,不拘泥的湖水的气味,凝重、清新。他对她一笑,青年时是一个吻,而后再也不见。

        她现在是个可爱的小老太婆了罢?依偎在爱人的怀里,看太阳从山峰顶上落下去,又从一平湖水中升起来。多希望能再见她一眼啊,可她应当过得好......她一定过得好,眼中的神采如她的身姿灵动,直至那草木回春。

        火花扑朔着迸出细小的火星,终究灭了。克林吐出一口悠长悠长的叹息。一轮圆日正冉冉升起。

       克林抬起眼,太阳的光辉普照大地,却照不到他冰封的疆域。


        写在后面的话:我一直没有放弃写作,哪怕很多时候不能尽善尽美,哪怕更多时候因为知识不足等种种原因受限。身为虐党能让观者感受到凝聚其中的悲剧情感也应喟叹。

         和朋友一致赞同的话:能从作者的角度讲述人生百态,哪怕千万句的一句让某个读者有所感慨,也算不赖。

【再过四年】危机?


写在前面的话:接《再过四年》电影结尾。他们实在太甜了,这大概就是爱情的模样吧。愿我们都能在有限的时光里找寻到Mr. Right。希望有更多人吃下这口大块糖的甜蜜安利!重温电影和插曲都忍不住傻笑。



        中年人握上青年人的右腕,他们慢慢靠近直至双唇贴合。老天,时隔数日,他们终于又融为一体了,他的男孩!他们像棉花糖融化般胶着出丝,甜腻的粘人。没有人发现他们,列车外的风景呼啸而过。前几分钟他还处在自怨自艾的深渊,现在他最珍惜的东西也回来了。面前的人温暖真实,这感觉好极了。

        大卫睁眼,视线落回马丁好看的眸子,笑出酒窝和迷人的褶子,“所以,我的考虑是减去12个百分点也不要。”他看到对方大笑着一脸释然,“哈哈!……我们复合了吗?”马丁露出有些担忧又必胜的神情。上帝,他那么爱他!“好吧,那我考虑……和你一起生活。”大卫摆摆头,笑了一笑,又笑了一下,他发现自己有些控制不住面部表情,“现在,天啊,我真的想,我也可以。”青年握上他的右手,缓缓抚摩粗糙的皮肤,“我知道。我爱你,大卫。”“我爱你,马丁。”他们同时张口、愣住、大笑、噤声,然后投入又一个吻。

        等大卫冷静下来时,他发现自己正枕在马丁肩膀上,彼此衣衫完整。他望向窗外,内心充满快乐和真正的喜悦。行程还在进行,对面的座椅依旧空着,大概……没过几分钟吧? “你不觉得这里有点冷吗?” 青年的声音透过倚在一起的身体传来,将他拉回温柔的怀抱。“嗯……你觉得?”他眨眨眼,左手被捧起,前不久摘下戒指的指节上落了轻轻的吻。“迟早所有人会知道我们在一起的,大卫。这不会是什么秘密。”大卫稍稍思忖舔上了近在咫尺的侧脸,那里逆光的曲线紧绷着。他爱的人低下头来迎上他热烈地注视,空着的手回握他温柔的触碰。

        他们相爱并且拥有彼此,直到双双退出政坛。但是这有什么关系呢?大卫还喜欢马丁,他们一起听着拉塔塔的歌做更多的第一次。两人偶尔还会收到来自菲娅和约尔根的问候,他们参加了彼此的婚礼。生活如此美好,曾经以为的深渊都不复存在。现在大卫可以亲吻着爱人的面庞迎接朝阳,在新的讨论和紧紧的拥抱中结束一天的老年生活。

       你瞧,有什么是真爱不能做的呢?

啊被记住名字真是惊喜啊,生活的快乐!

去学校旁边的某一个(也是我开学最早知道最早去的一个)快递代收点取双十一的第二个件,里面的一个小哥哥已经认识我了。我说我没收到短信,他眨了眨眼问xxx?我说是。他笑,你总来取。又问我有没有单号,我找到告诉他就拿到了。撕下外联纸的时候我试图给他糖,他退了一步“不用不用,忙得很。”

【祐圭】《欲》
注意:口+脐橙!可能OOC!!
一个tv大结局之后关于两人相处的设想,尽可能的表达了我想表达的东西。人物性格还有诸处琢磨不透,欢迎交流。

因看到人带着黄色眼镜看待资源和资源环境有感而发

我还是喜欢拿着资源能知道做什么的人,好好坐/躺着舒舒服服的欣赏美学比仓促的仿佛泄欲小电影似的体验好太多。
人话:观众(读者等)最大限度的感受作品,不受主观因素影响而定义作品可以更好的体味个中滋味。

如果有什么人或物或事能让你开心起来,你一定是非常喜欢它吧。就像我们努力寻找的东西、追赶的目标与遥远的梦想。
人生的大基调是悲剧,因为无人能逃离死亡,但我们又何尝不能追寻快乐呢?即便我们渺小、平凡又一无所有。

如此为爱

Warning:背景为ABO世界观,注意避雷。

前言:一个我想写便写的故事,尽力表达了我想表达的东西。


       艾尔是我的朋友。这是我和她第三次来这个地方——她说的“好地方”。我和往常一样拣了个靠角落的位子,看她背对我和店员聊天,看她柔顺的黑发和长裙纹路的绝妙搭配,看大理石台面映出的光影,看金发青年擦着杯子抬眼微笑。那笑我见过,第一次没在意,现在想来却是丢失了曾经熟悉现在却无法企及的东西,我低下头不敢再看。

       没一会儿艾尔趟着凉风坐下,递了枝花儿给我,我冲她笑。“今天开心吗?”“还不赖,不用熬夜赶作业的感觉真——好啊!”她笑得两眼弯弯,“So here we are.”没多久青年就端来两杯好看的液体,我叫不出名字,只得问他。他害羞的颔首,开始从头讲述。我注意到他整洁的着装和干净的发型。这时他眼底的忧虑散去了,我喜欢他现在的样子,仿佛前面还有无穷无尽的快乐时光。

       饮品喝了三分之一,艾尔神秘兮兮的说“你看看这个!”厚厚的素色封面,黄色的内里。我认得这个,她用来记“奇奇怪怪”的灵感和文章的本子。我们乐于交换故事,偶尔是口头,但更多还是书面的,一句话或是涂鸦之类。“这次是什么呢?”我翻开做了标记的那页,页脚添上了新的文字“何为爱?”我问:“让我猜猜,上次走严肃风,这次走‘霸道总裁爱上我’的沙雕风?”艾尔挑了挑眉,“这个故事,你会喜欢它的。”我不可置否。

       她工整的字娓娓道来。“从前现代,有这么一个青年,他年近三十,身为顶着繁重社会压力的Beta,有着美丽的外表、不错的能力和必将得到所爱之人的决心的无业游民。”

       我仰头灌了自己一口蓝绿色的液体,好缓解心下的不安。批判又幽默的文字,这是我和艾尔都喜欢的方式,这回会是什么样的结局呢?

     “青年的全称未知,我隐约记得曾伴他左右的人叫他‘余哥’,我们姑且叫他余姓青年。余姓青年毕业于优秀学校的秘书专业,我时常奇怪他为何不能用他的本事混口饭吃。

       我是在五年前一个夏末的夜晚遇见他的,他背着包,拎着大袋小袋。天阴得很,我匆匆瞥过以为是去大采购归家的人,这年头大家为生活忙碌都不容易。这时有个声音叫住我‘女士!打扰您一下,这位女士!’我退一步站定,就着路灯上下打量,确认是他。工整的三件套,姣好的面容,优雅的姿态,明明是个普通上班族的打扮,他手里却拿着包装好的情趣用品,在这大街上,在这路人行色匆匆的夜晚。这场景着实令我惊讶,‘命运如此不公吗?’他向我自我介绍了,雨要下不下,闷得很,我赶着回家所以没在意听,只记得他说什么‘生活所迫’,什么‘正品保障’,我不需要这些东西来慰藉所以并未接话,他见我不感兴趣也不急,叹了口气收拾东西走向人多的另一边,口中喃喃什么‘我喜欢……’‘只要追求……’我无心再留,匆匆离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再后来我偶然听年长的同学说大学路的xx号有一个风评不错的酒吧,声称人们可以在那找到他们想要的一切。我抽了个时间去,穿着最合我气质的衣服,戴了顶小圆帽,挎着我的包,我希望找到我想要的素材。我坐在一角叫了杯酒水,端着玻璃杯四处观察。这里没有别家喧闹,有的是穿着大胆随乐起舞的人们,有人暗自放了信息素渴望寻找到对眼的炮友。但这儿哪有爱,只有免费的性。我实在不想冒风险,却又没找到合适的人选而苦恼,这时我看到了他。他穿着不合适的衣服,坐在吧台前守着快见底的杯子,脸上挂着渴望有人搭讪的微笑。酒劲或许可以掩盖他泛红的脸颊却无法隐藏他因兴奋而发红的耳尖。‘Poor man.’我默念着扭头避开视线。

       几个月前我从隔壁班一位同学那里听到了他的过去。同学有着上挑的眼角,笑起来甚是妩媚,她冷着脸说她师哥当初和他是同系的学生,他因为喜欢谁,缠了人家一年,从最初的‘巧合’到后来逢人便说‘我家xxx,我是他xxx’,大家只当笑话看。后来人家实在烦了,交给上头处理,最后全校通报批评,校长在主席台上语重心长的说:“同学们,如果你们渴望爱,就去正当的追求它,珍视它,守护它,我希望你们都能成为负责任的大人,莫要霸王硬上弓啊!”后来同学之间流传他的名言‘小孩子才暗恋,大人就要光明正大的说出来。只要我喜欢,我就愿意追,你们管得着吗?我心里没东西,以后也只会有你。’

       无论什么时候,在场是什么系,只要有一个Beta男生笑着说他的名言,就会有一群男生围上来表演,围观的人们总会爆发出笑声,‘噢——快答应他啊!你们天造地设!’最后三三两两的散了。我皱眉撇嘴,又问姑娘他后来如何。姑娘摇摇头,‘还能怎样?大家都知道做秘书的切不可爱上自己的老板,更何况他是奔着那个目标去的,没多久就因动手动脚骚扰人家被炒了,而且是永远。’我愣了片刻,想到他立在路灯下的背影,心底除了早先的怜悯什么也不剩。‘噫呼!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!’

       自那以后,我偶尔看见在街头热切地叫住人们渴望说些什么的人都不再细看。生活艰辛,我们却不该这样过活。

       几年过去,街道整改,专人管制,再也没有夜间兜卖东西的人了。

       余姓青年消失在过去阴沉未雨的夏夜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故事完了,我的心轻松了些许,艾尔喝干了最后一滴水,歪头看我。“我喜欢这个故事。如果那个他喜欢的老板说‘男人,你勾起了我的注意,来当我的秘书。’会怎么样?”艾尔转了转眼珠,“They would be bonded together in love for ever.”我笑出声,“哈哈哈这个结尾好啊!”艾尔憋也笑,“改天写这版后续。”我担忧的看了她一眼,“别勉强。”她轻轻的拍了我肩膀继续笑“你知道我的,这个故事的意义。渣男没有好下场的,我要在另一篇文里好好虐他……”

      我们又聊了些现状,最后在本子的末页写下一串话,“认清本质,今生顶破这父权的天,踏碎这父权的地。”

       离开那个“好地方”前,我又看见金发青年安静的站在那儿擦拭玻璃杯,仿佛它们永远也擦不完。耳畔传来悲情男声,“But it’s all in my mind, all in my mind. Now I don’t need to get to be alone.”我在心底默念“还要顶破‘爱’的天,踏碎‘爱’的地。”